宫奚晏

这里是渣渣画手日安晏。挚爱双飞组。肖根。灯刀。卿涛。其余cp只要不拆这几对cp,一律接受。

帮k

殪熻—今天嫁给悠然了吗:

是第五人格语C。
带ABO设但可不带。
人少空皮多想要些活跃的朋友们。
无审核。
不是特别禁白只要愿意学习语C。
管理很好讲话都很温柔。

以上。
欢迎您的到来。

半原创古风语c群群宣
云岚深雪隐剑踪,仙迹岩上墨意浓, 
君子如风铸铁骨,红驹一匹啸东都, 
九宫万里镇叛乱,万蛊噬心响笛音, 
犹记盛唐多少事,一曲忠骨任君听。

当某些混乱的年代发生的事开始人们谈论的话题里渐渐隐去的时候,再也不会有人得知,曾经多少忠魂为了维护着大唐盛世而前仆后继,本是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战争,却搅乱了这整个盛世和这看似安稳的江湖。
这是本该被遗忘的,却怎么也忘不掉,随着岁月的沉淀,或许百年之后,有人问起那段岁月到底发生了什么,方丈还是会像当初那般,双手合掌,深吸一口佛前的悠悠飘着的烟火清香,轻道一句"阿弥陀佛,佛曰:‘不可说’" 

岚奚庭欢迎各位少侠的到来。

【意外】1(主彩派,楠条)

#ABO设定 +poi设定 #
#派a彩o#
#年下攻#
#ooc严重#

"我是一个伪装成alpha的omega。"

这句话内田彩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,包括她的同事们,好友们,都不知道全日本最顶尖的黑客竟然是个脆弱又没有地位的omega。这话跟谁说都不会相信的。没错,内田彩十分厌恶自己的omega身份,因为在如今的这个社会,omega被视为alpha供来玩乐的宠物,是他们的附属品。对于这种言论内田彩是极其敏感和厌恶的,她不甘心于自己的omega身
于是在她刚成年的时候,便开始服用药物,定期注射alpha激素,身上随时携带着抑制剂,把自己的omega身份隐藏起来,她成功了。她身边的人都不知道她自己是omega的事实,唯一的知情人,便是好友南条爱乃。

"可惜了上帝给了你如此之高的天赋却同时赋予了你一副枷锁。"这是南条跟她说过的一句话。她经常为内田彩感到惋惜,如果不是omega的身份,可能内田彩应该比现在的情况好的多了。
除了南条这唯一的好友,内田彩没有过多的与别人交际,更别提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了。
童年时候的阴暗的家庭,酗酒的父亲,软弱不敢反抗的母亲,在一次目睹母亲被醉酒的父亲失手打死的时候,她默默的拿起了抽屉中她自己私藏的枪支。
"砰——"第一次开枪的时候,手上因为巨大的作用力脱力将手上的抢掉了下去。
子弹打进去的时候,溅出来的血花飞到了她的脸上,望着父亲了无生息的尸体,她擦了擦手上的血污,转身走了出去,自此以后,内田彩的那双眼眸中再也没有明亮起来,只有一片死寂的颜色。

内田很好的将自己所有的情绪掩藏在那片死寂之中,礼貌又坚决的拒绝了一切omega的求爱,并且与那些自以为是的alpha保持一定距离。就这样,她慢慢的筑起了高大的城墙,把原本的自己渐渐隐藏在这城墙之后。或许她以为她可以这样孤单又自由的度过这一生,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32年的人生将会因为一个号码而改变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"内田,这是machine给你的新号码和新身份。"南条将一份密封好的牛皮纸袋递过去之后淡然喝起了咖啡。

"我看看…Plie…28岁…新生的著名歌手…所以这是让我去保护一个明星?"内田没有抬头,继续翻看着资料。她看着纸上这人的照片,面容姣好,栗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,一双魅惑的眼睛搭配着红色的嘴唇,让人看了就不禁感叹这人绝世的美貌。内田默默抽出了这张照片之后
放在一边,继续翻看着资料。

南条看着内田的反应,眼里笑意更深,单手推了推眼镜,放下咖啡之后,笑着一下又一下有节奏敲着桌子缓缓开口"嗯哼,看起来这小姑娘很符合你的口味啊。还有明天就要上任你回去准备一下。"

听见这话的同时内田的嘴角抽搐了几下,但意外的没有反驳南条的话,只是将其余资料收起来,拿起打火机点着之后扔到垃圾桶中,将照片收到包中之后淡淡开口。"我知道了,还有任务多长时间?"
南条略微收拾了一下桌面之后,起身走到落地窗前"三个月,不长,还有对人家小姑娘好点,说不定是你喜欢的类型,而且听说是个alpha或许可以满足你的。"转身冲她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
内田彩将手里的电击器冲南条晃了晃之后收到包里,"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我不需要,以及多帮我准备点抑制剂和alpha激素"拿起一边的黑风衣,转身走了出去。
南条看着这人的反应,笑着摇摇头,在内心默默的祝福了好友之后伸手摘下眼镜,抬手摸了摸颈后的腺体,垂眸轻叹一声
『kssn…我想你了…你回来好不好…』

『我保证你回来…我们好好的…你回来好么』

南条默默的看了看窗前的一片繁华之景,幻想着楠田就在这之中,在某个地方看着她呢。她呆呆的望着窗外好一会儿,随即戴上眼镜自嘲的摇了摇头,"果真啊…人老了就会出现幻觉呢。"
随即收拾好东西转身走了出去,在关上门的那一刻,墙角的监视器红光闪烁了几下,在南条走出去的那一刻便亮了起来…


作者幼儿园文笔,ooc严重。广大读者请不要打死我(:3_ヽ)_请多多评论给出意见ʕ๑•ɷ•๑ʔ

【内森】相思入骨

彩彩视角
人物ooc
Dalao们轻喷
 
 
夜深了,我却还没睡着。
 
我伸手拿起了枕头边的手机,刚想看一眼几点了的时候,却不自主的想起来她。
 
想起她脸上带着温柔的笑,眉眼里的温柔让自己着迷。她笑着对自己说
 
“彩,あなたが大好きです。”
 
脸上还带着笑意,如同三月里拂过樱花的暖风一般,轻轻的拂过自己的心房。虽然如同天边的流星一般短暂,却照亮了我的一生。
 
依稀记得与她的初遇,是在一个多彩的秋天。
 
当她笑着伸出手的时候,眉眼弯弯的冲着我说
 
“你好,我是三森铃子,请多多指教。”
 
当时我的心脏就好像被这个人的笑容击中了一番,即使在过去的二十多年的人生里,我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。可是这个定律似乎就要被这个名为三森铃子的人打破了一般。
从此内田彩原本一成不变的人生里,出现了一个名叫三森铃子的意外。
 
可这个意外啊,变成了我一生的遗憾。
 
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,三森铃子约自己单独出来玩的时候。她似乎没了平时的样子,变得有点焦躁,又有点不安。她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,我关切的询问她。
 
“铃子,怎么了吗?”
 
对上她的那双眼眸,眼底充斥着的不安被她恰到好处的隐藏。似乎她迟疑了一下,随即笑着摇摇头,还是用着平时的语气
 
“我没什么事的哦,而且如果我有什么的话,一定会跟彩说的。毕竟彩..是我最重要的人呢。”
 
“干、干什么这么说啦!真、真的是意义不明。”
 
“彩。。。脸红的样子意外很可爱啊。”
 
“三森铃子!!!”
 
“好好好我不说了。。。”
 
似乎从那天开始,我们的关系也只是比以前更加暧昧了而已,但是谁都没有先去有勇气迈出那一步。就这样,直到那一天的来临。
 
当我有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,拖着疲惫的身子跟staff告别回了家。无力的躺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,刚想给三森发简讯的时候,却无意间看见了一条新闻
 
“三森铃子与新日本职业摔跤选手冈田和睦热恋中,已经交往五个月。”
 
反复查看了新闻之后努力的安慰自己,这不是真的,铃子她,一定在骗我对吧。一定是在骗我的对吧。可是颤抖的手指出卖了自己,刚想跟她打电话确认一下的时候,手机熟悉的铃声响了起来,是她。
 
接通电话之后,没有平时的问候,没有传来她令自己着迷的声音,有的,只有一片沉默。
 
张嘴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她先开了口。
 
“彩。。。”
 
刚想装出正常的声音,结果一开口便是沙哑的嗓音。
 
“。。。你。。跟他,是真的吗?
 
“彩,你的声音怎么回事?”
 
听见她关切的声音,眼泪瞬间模糊了眼眶,但我还是努力装出一副正常的样子,继续追问
 
“回答我。”
 
“。。。。。。彩。。我”
 
“回答我!”
 
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,我控制不住的冲她大喊。
 
“你倒是回答我啊!铃子。。。。告诉我。。这不是真的对不对。。。他们是在炒作对吗。。铃子,你回答我啊。。”
半晌也没有得到她的回复,我便挂了电话,将手机放到一边,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直到一身响亮的短信铃声将我从失神拉了回来。
 
 
“对不起。”
 
瞬间读懂了她意思的我,似乎认命似的勾起一个苦笑,尽管眼泪不停的滴到屏幕上,但我还是努力的打出。
 
“那,我祝你幸福。”
 
就这样,三森铃子与我的这个意外,便结束了
 
眼角的泪珠轻轻的划过脸颊,沾湿了一大片枕头。

我不知道三森铃子照亮了多少人的人生,但我可以确定的是,她一定照耀了我的人生。

如果有人问我,“你还。。喜欢三森吗?”我想我的回答一定是肯定的。

“因为我啊,最喜欢你了呢。”

这里辣鸡文手莫安晏请多多指教٩( ᐛ )

对于内森


啊今天得知森森森有男友了之后,怎么说呢。当初入内森是借楠条入的坑。然后就一眼萌上了这对cp。不论是什么样的内田彩小姐和三森铃子女士,我喜欢的是她们在一起的那种感觉。我也幻想过森森森跟彩彩公布结婚什么的啊,但是终究还是梦醒了啊。不过,我们不能忘了我们的偶像也是普通人呐,所以,请让我们祝福他们,希望森森森幸福呐。如果真的要说脱坑的话,等到彩彩结婚或者森森森结婚吧。
我爱内森,但是我更希望她们都幸福。

内森党的。。。爆炸。所以太太们可以来一波刀片了。。

大概是辣鸡中文填词了。送给海鸟的。辣鸡填词。(以及我不要脸的求dalao合唱。)

【内森】Ik hou van je leven.(二)

请你再等一等,就再等一下——

三森铃子揉了揉有点发痛的眉心,将眼睛轻轻闭上了几秒钟之后随即迅速睁开。她紧盯着手中的文件和数据,但是这些她现在一点都看不下去。三森胡乱的将文件丢在一边,身体向后仰去,她靠在椅子上,盯着一片空白的天花板走神。
『五年没有见到内田彩,她还好吗?是不是现在一个人…三森是自私的,五年前她匆忙从内田彩的身边中逃开,她害怕自己身后的背景,她怕家族知道了自己喜欢内田彩的事实之后会对内田彩做些什么。与其让家族伤害彩,不如自己就这样从彩的生活里逃开。自己离她远远的,不去打扰她的生活。但是自己的私心又让她走之前跟内田彩说让她等自己…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等自己呢?』

三森想着内田彩出了神,以至于南条爱乃在办公室门口她都没有发现。南条懒懒的依靠在门框上,随即走到她的桌子前戏谑的着敲了敲桌子,三森这时才回过神来,有些不满她打扰自己。
南条爱乃戏谑的开口:

"又在想你远在异国的小情人?"

三森抬头看了看她随即冲这位好友翻了个白眼,有些不满的开口说:

"要你管?你不去追求你的小后辈来我着干什么?

南条爱乃一听这话眼里笑意更深,笑着递过去一份文件并开口说到:

"你看看再说吧…"

三森看了眼南条,觉得现在的南条爱乃像极了狐狸,如果再加上耳朵和尾巴就更像了,一会儿一定要把她的备注改成南条狐狸,三森想。
她接过南条递过来的文件,低头看了看,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南条。

"父亲让我回去日本去继承家族以及家族企业?"

"嗯哼。并且我跟小楠还有德井跟你一起回去。"

"……我拒绝"

"为什么?我又不会打扰你去追你的小情人?"

"…不信…而且我不想被你跟kssn闪瞎。"

"…喂喂喂…"
三森低头轻抚上手腕上的手链,嘴角止不住的上扬。
『彩…我马上回来,马上就回来,请你再等一等,再等一下…』

小剧场「关于被闪瞎的三森和楠条(南条爱乃单方面秀恩爱)」
三森"你们太闪了,我才不要跟你们一起回去。我怕我的眼睛被闪瞎。"
南条"明明你这就是嫉妒我有小楠!"
三森"你俩还没在一起就这么闪,而且人家刚未成年你就对人家下手…"
南条"……"

【内森】Ik hou van je leven(一)

如此寂静的夜,也许正是思念你的最好的时刻吧,不知在另一边天空下的你的你,是否同我一样,在想着我呢?———序言

这是三森铃子走的第五年,内田彩想,五年了…这五年间她过的…好么?自己并不知道。或许三森铃子这个人在踏上飞往英国的飞机的时候,就已经消失在内田彩的生活里了吧。
明明走之前还给自己一个温柔的笑,用她那低沉迷人的的嗓音在自己耳边轻轻的说"彩…等我回来好不好?"随即头也不回的踏进了登机口只留内田彩一个人独自站在原地,她没有挽留,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挽留,只是攥紧了拳头,即使指甲掐进肉里似乎也感觉不到疼痛。
内田彩清楚的记得,当时三森铃子的笑容似乎还在自己面前,她便笑着给自己戴上手链边对自己说:
"这是…我送给彩的定情信物哦,有这条手链的话,彩就不会跟别人走了……呜哇!好痛…彩你打我干什么……"。
当时自己听见三森说这样的话不会跟别人走,于是狠狠的敲了下她的脑袋。
"笨蛋!什…什么定情信物啊!真是的!""因为彩……"
三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催促登记的广播打断,至于那天三森接下来想说什么内田彩也是知道的,她心里清楚的很,三森铃子这个人喜欢自己喜欢了三年,但是每次三森说喜欢自己的时候总是被自己支支吾吾的糊弄过去。以至于自己一次都没有说喜欢过三森…这对于内田彩和三森铃子来说,似乎都是个遗憾。
脑海里似乎又能想起三森低沉又好听的嗓音,以及她那温和的笑容。这么想着轻轻抬手将手里的咖啡拿了起来,咖啡的苦涩随即在嘴里蔓延开来。内田彩回味着咖啡的苦涩,然后放下了手里的咖啡。她没想到,三森这么一去一点消息都没有,五年间什么消息都没有给自己发,也什么都没有告诉自己,三森铃子真的就像蒸发了一样,彻底消失在内田彩的生活里。明明自己也是喜欢着三森的吧,内田彩这么想着。

嗷嗷嗷嗷这里日安晏!因为入了内森坑很久了orz一直想开个中长篇也没有开(文渣瑟瑟发抖)所以有脑洞开了这篇内森中长坑。作者文渣请各位多多包容。(鞠躬)

我爱海姬
我爱她们一辈子
海姬怎么能这么好呜呜呜呜